镜头再转回琴佳一边。

    “爸比!”

    神内琴佳从黑龙背上一跃而下,朝着佐佐木池也来了个高空飞扑。

    “琴佳!”佐佐木池也诧异于琴佳的登场方式,大脑都还没回过神来,但他的身体已是本能的张开双臂,紧走几步迎上前,就将从天而降的小姑娘稳稳接到了怀里。

    “太好了,琴佳又见到爸比了!”琴佳在池也怀里咯咯直笑,这种感觉,就像以前爸爸总会接住自己的时候一样呢!

    玄夙在上方重新化为人形,稳立虚空,注视着这一场父女团聚。半晌,他眼眸微动,一道锐利的眼刀扫向了下方那群将他当热闹看的玩家。见众人齐刷刷的噤若寒蝉,玄夙这才满意的倒退,身形隐入了后方适时绽开的一片空间旋涡,很快便在一串细微的雷鸣电闪中隐没不见。

    刚从重逢的喜悦中缓过神来,佐佐木池也回想起琴佳方才的大胆举动,又不禁一阵后怕,连忙板起脸叮嘱道:“以后可不能再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这多危险啊。”

    神内琴佳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我不怕,因为爸比一定会接住我的!”

    这时,在场的其他玩家也都围了上来。

    “哟,你跟小雨什么时候有孩子的?”空临川坏笑着用手肘撞了撞池也。

    墨凤在旁边接话:“其实,是我的孩子,认了池也和小雨当义父母。”

    佐佐木池也白了他一眼:“去去去!琴佳是我女儿!”

    神内琴佳甜甜地笑,配合的抱紧池也:“这是我爸爸!”

    佐佐木池也沉浸在“有女儿真好”的满足中,不禁下意识的开始脑补,如果将来能跟雨儿结婚,再生个像琴佳这么可爱的女儿,那该多幸福啊。

    “嗯哼,不跟你们玩了。”墨凤转而拉上身旁的凤薄凉,“走,咱们再去找找哪里还有好吃的点心!”

    他们一走,佐佐木池也松了口气。他私心是不大希望琴佳和墨凤过多接触的,原因无他,怕琴佳被他带坏。这也怪不得池也心存偏见,以墨凤的身份和作风,显然是大多数家长都会避之不及的类型。

    琴佳也没闲着,刚被池也放下地,就开始和周围的人挨个熊抱。爱莉丝由于久别重逢,喜极而泣,待在人群外努力平复情绪,反倒落在了后面。然而还不等她扇凉眼角的泪花,那飞扑入怀中的小小身影,瞬间就瓦解了她全部的克制。

    “丝丝姐姐!”

    琴佳用软软的童音轻唤着,紧紧的抱住她,抱得比先前任何一个人都要长久。

    “小琴佳乖。”爱莉丝抚m着她的头发,感慨万千。自从自己选择帮助池也援救时雨,从而卷入了与江冽尘的漫长战争,与琴佳被迫分隔两地后,再见面似乎总伴随着外界的幡然巨变,也总让这个小女孩伤痕累累。她此刻落泪,既是太心疼这个孩子,也是为自己在那些命运关口的缺席而自责不已。

    “对了,小雨她们还好吗?大家都平安脱险了吗?”稍许平静些后,爱莉丝又故作轻松的询问道。

    第一次见到时雨的时候,她就曾为后者与琴佳那过于相似的容貌暗暗诧异,再考虑到她们姓氏相同,猜想或许是现实中的一对亲姐妹。但当时情况紧急,大家在意的是怎么从日界逃出去,爱莉丝不想让其他人发现自己心里的异样,就控制住没有表现出来。

    后来众人都在日界生活,爱莉丝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时雨。一来在日常闲谈中,爱莉丝觉得她似乎还没记起自己有个妹妹,眼下即使知道了,短时间又见不到面,也只是徒增担忧而已。二来江冽尘是相当敏感多疑之人,一旦时雨稍微说漏一句嘴,他都极有可能顺藤摸瓜,到时难保不会利用琴佳来威逼时雨就范。

    不过,爱莉丝私下想来常会觉得很有缘分,自己和琴佳的关系那么好,新朋友池也的心上人刚好就是琴佳的姐姐,自己又在帮助池也的过程中认识了她,一切巧合得就像命运的注定。这时也就不难理解她对时雨表现出的好感和热情,除了性格使然外,同样也是因为时雨长得很像琴佳,让爱莉丝感到亲切。

    或许是想起在火光中崩塌的日界,神内琴佳的眸光有一瞬间的黯然,但一回忆起在无阵营的欢乐,她还是很快就绘声绘色的说开了。

    说到玄霜还是一如既往的淘气,说到母亲和菲菲姨打算在分别的日子里专心修炼,说到轩姥爷对大家有多好,说得开心了,还一本正经的问爱莉丝,有没有戴着自己在幻境空间送给她的戒指,有没有用这个挡住别的小男生?最后更是让丝丝姐姐放心,自己会替诺尔哥哥照顾她的,要让诺尔哥哥也知道丝丝姐姐有人疼。

    小小的人儿,偏要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爱莉丝不禁被逗笑了。她逐一的应承着,努力回应着那些稚n却真诚的期待。这是独属于她们两个人的时间,其他玩家也都默契的没有上前打扰。

    半晌,爱莉丝为照顾被冷落的池也,又主动说起,这些天为了迎接琴佳,池也可没少花心思。

    作为被魔族上下隆重礼待的“小贵客”,魔族给琴佳安排的是一间很大的单人房,比玩家们的多人房还大了好几倍。去参观过的人都流下了羡慕的泪水,只有池也考虑到,这么大的房间只有琴佳一个人住,为免她感到寂寞或是害怕,他决定先动手把房间布置一番,给这里带来更多温馨的气息,让小琴佳能有回家的感觉。

    尘十羽等人提出过帮忙,池也拒绝了。毕竟,这是他能为琴佳做到的为数不多的事,他想自己来完成它。

    听了这些,琴佳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自己的新房间,她拉着爱莉丝的手才跑出没几步,眼珠一转,又扯了扯随后跟来的池也的衣袖,噘起小嘴撒娇:

    “我好累啦!走不动路啦!”

    “那就不走了!”佐佐木池也二话不说,就蹲x身将她背了起来,脸上满满的都是宠溺。

    神内琴佳趴在池也背上偷笑,如果妈咪在这里的话,一定又会喊她下来自己走,还是爸比比较疼自己呀!

    “爸比,你想不想妈咪啊?”途中,琴佳忽然歪过头问道。

    “当然想她了。”佐佐木池也不假思索的回答。在神秘空间,他只要一有空就会想雨儿在做什么,想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又因为迟迟得不到外界的消息,这份思念就一天天被煎熬成焦灼。

    “那琴佳找个机会去跟蝙蝠哥哥说,让他把妈咪也一起带过来好不好?”神内琴佳就等他这一句话,立刻“贴心”的提出了自己的计划,“到时候爸比一定要跟妈咪说,是你很想很想她,一定要见到她哦!”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把锅往爸比身上甩,都是因为爸比很任性,非要见面不可,才不是自己不听妈咪的话呢!

    佐佐木池也沉吟未语,似乎正在认真考虑这条建议,琴佳身后的小狐狸尾巴悄悄翘起,欢快的摇动起来。

    “……还是不了。”然而,池也的理性最终还是战胜了感性,“只要我知道她现在是平安的就够了。”

    “魔族暴虐狡诈,他们大举入侵天昙必有所图,可惜我们直到今天都还一无所知。”

    “这神秘空间是他们的聚集地,一旦将来他们翻脸,这里的玩家就会首当其冲成为砧板上的鱼肉。所以雨儿……能让她离刀子远一点,就尽量远一点吧。”

    以前在雷亚界,对于不了解的人,佐佐木池也会倾向于尽量把他们往好的方面想,但在来到天昙后,在这个没有律法约束的地方,见识到了人们或为生存,或为谋利,所展现出种种极端的恶劣人性,他开始学会了居安思危。

    他并不相信,那些视人类如草芥的魔族,会仅仅因为对一个小女孩的短暂好感,就从恶虎变成无害的羔羊。他始终都在防备着他们露出獠牙之时。百里寂明确邀请琴佳来神秘空间,他无力阻止。但至少,他绝不能亲手将雨儿拖入险地。

    神内琴佳的如意算盘落了空,好是失望,赌气的撇开了头:“坏爸比,都不想见妈咪,不给你礼物了,哼!”

    在场的玩家们都跟去看琴佳的房间,水无念忽然想起,墨凤和凤薄凉怎么会在这里?他们不是前阵子还去日界救人,然后一起回云界了吗?

    花半夏说,这还得从头说起。

    百里寂是一早知会过其他魔族,自己要请琴佳过来玩,让他们也都放下手头上的事,一起帮忙做准备,擂台战就是因为这个才停办的。玄夙虽然没反对,但他在任何事上都不服输,百里寂有客人,那自己也得有。

    弹幕:“这有什么好争的啊[笑哭]”

    那选谁好呢?玄夙还是用老办法,投飞镖,结果正中凤薄凉。

    当时凤薄凉刚好在街上,给墨凤选适合战斗场合穿的鞋子——谁让他们去日界救人的时候,墨凤好几次找借口说自己鞋子掉了呢——结果正挑着,冷不丁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黑色风暴包裹。恰巧在附近跟刹璎一起吃饭的枭淮看到,连忙赶来帮忙,却被其中散发的巨大斥力震开。

    关键时刻,还是远在街角的墨凤感应到了什么,紧跑几步一招祭出,指刀利爪,强势碎空,竟生生将旋涡斩断。而后一把拉上凤薄凉,叫上枭淮和刹璎快往回跑。

    据他之前调查的资料所知,这种旋涡是有一定的范围和使用次数限制的,而前一次和后一次的距离不会太远,所以只要远离刚刚所在之处,就不会轻易再被卷到。

    孰料,墨凤的举动恰恰是让玄夙很诧异,这还是第一次“卷”人能被人给斩断的。那他就好奇了,究竟是谁有这么大本事。干脆两个都一起卷过来!

    这次出现在四人身后的是一扇空间之门,门内散发出的吸力精准锁定了墨凤与凤薄凉二人,不出数息,就将他们都给扯了进去。

    水无念不由感慨,他们的速度到底还是慢了,主要也是除了墨凤,其他三个人当时都没反应过来,兴许再快点就能逃脱了。花半夏却说不是速度慢,而是黑龙反应太快,一下子就发动了下一次的招式,且还是更厉害的变招,已不是方才墨凤的攻击所能破开的了,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邪世帝尊

幻之以歿

邪世帝尊笔趣阁

幻之以歿
本页面更新于2022
钟情阁 朽歌小说网 梦徒小说网 仙笼免费阅读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高峰文学 空谷小说 大理寺小饭堂全文阅读 我在截教看大门百度百科 干宋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魔女途径的哈莉全文阅读 迟暮小说网 旧别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