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沈逸给秦佑辉打去了电话,接到他电话的秦佑辉并不意外。www.guwowx.com

    “你是因为今天发布的任职通知吧。”

    “秦总,我来公司的时间太短,这样的安排不合适。”沈逸没有绕弯子,直接说出他的想法。

    秦佑辉在电话那端短暂的笑了一下,“我知道,但社会关系有时候也是一种能力。”

    沈逸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华晖公司的周总。”

    “他只是希望你得到该有的待遇,今后才能和我们蓝禾更好的合作。”

    站在秦佑辉管理蓝禾的角度,他的做法无可厚非。

    “沈逸,我们没必要跟钱过不去,除非生活不需要我们考虑钱的问题。”

    “……”

    沈逸对秦佑辉的话无法反驳,这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气愤一文不值。

    生活的现实就像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它逼着你不得不去妥协,沈逸现在没有办法硬气的说出辞职二字,因为他需要工作需要赚钱,不然之后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电话里短暂地安静片刻,秦佑辉带着点哄人的语气再次开口:“沈逸,你不要想那么多,做好你自己分内之事就可以。”

    “我知道,打扰你了秦总。”

    挂断电话,坐在沙发上的沈逸心头涌入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

    升职后的沈逸开始将所有的心力都放在工作上,他就像一部被高价买回来的商品,不得不尽力的体现自己所有的价值。

    周三科硕的人工智能发布会,秦佑辉收到了对方的邀请,他带上沈逸,两人着正装一同出席。

    蓝禾并没有人工智能的项目,但发布会上来的都是兴北市的科技新贵,而拓宽人脉是秦佑辉最擅长的工作之一。

    他们提前到场,还没开始,发布会现场就听到了不少人的小声谈论。

    “不是说泽盛公司的周总也会到场,该不会不来了吧。”

    “他是主邀人员,来不来都会告诉一声的。”

    “就算来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搭上话呢?”

    “听说周峪白年纪轻脾气大,谁的面子都不给,实建的王总都吃过好几回闭门羹,连泽盛办公室都没踏进去过。”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谁说不是。”

    说到这的几人连连摇头,都不知道该如何结交这位年轻气盛的周总。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众人目光汇聚处,周峪白带着他的助理如耀眼璀璨的明珠,出现的万众瞩目。

    这一刻,沈逸才切实的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虽然他一直都知道,他们如今的地位悬殊,可周峪白卸下光环站在他的面前,和他同桌吃饭,也总会让沈逸短暂的忘记这一点。

    “周总。”科硕的陶总朝周峪白走了过去,热情满满的和他握手,“你可是让我久等了。”

    周峪白身边的助理邵明忙上前解释道:“周总临时有个会议。”

    陶总看了眼邵明,十分给面子的点头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碍于周峪白的腿疾,陶总不好让人站着,退后一步邀请他进去,“周总,不如我们过去坐着聊。”

    全程周峪白都没怎么说话,他看人的神情淡淡的,就好像周围一个两个在他眼里没有任何区别。

    沈逸移开视线,退到了大厅拐角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周峪白被一群人跟着,其实也很难发现他也在这里,可沈逸就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

    陶总带着周峪白坐到了前排特意留出来的最佳观看位置,他时不时微微点头,对陶总的话给与回应,但大多数都没怎么开口。

    和沈逸单独相处时,追问不休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可能这样沉默是金的样子更像一个集团的最高决策人。

    沈逸没由来的觉得周峪白这家伙还挺会装的。

    秦佑辉和沈逸坐在会场的倒数第三排,从沈逸的位置夹角偶尔能撇见周峪白从前排露出的一点背影,他很认真的在听着台上各个科技公司对自家产品的介绍。

    “对人工智能感兴趣?”一旁的秦佑辉忽然问道。

    沈逸看向他,如实说:“嗯,这些产品都很不错。”

    飞速发展的科技让人类的脚步不止于前,沈逸感叹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惊讶于人类的创新与进步。

    两人低着头说了会儿话,说话时秦佑辉见到沈逸的领带好像歪了,顺手就帮他理正了下。

    “谢谢。”沈逸礼貌性的表示了一下感谢,不过对于秦佑辉忽然的触碰,他还是显得有点不习惯。

    “张总。”

    秦佑辉见到个熟人,和他颔首打了个招呼。

    “秦总,我先去趟洗手间。”沈逸顺势起身往会场大厅最左边的洗手间去了。

    酒店举办厅的洗手间很大,有两排隔间,这个时候里面几乎没有什么人。

    方便完的沈逸刚提上裤子还没来得及转身,忽然就被人从身后圈住脖子,然后用力拖进了厕所的隔间内。

    砰的一声隔间门被重重关上,沈逸的心跟着一沉,他死命的挣扎,心想着又是从哪冒出来的绑架犯,竟然连发布会场也跟进来了。

    沈逸想要呼救,却被身后的人捂住了嘴巴,他扭过头一看,气的狠踢了对方一脚。

    “你t病啊。”沈逸被吓的半死,怒骂道:“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

    罪魁祸首一副自己没错的样子,还振振有词的回怼他,“我跟你说话,你会听吗?”

    沈逸恨不得给他一拳,“周峪白,我不听你就能来硬的!”

    这家伙在外人面前人神难近的样子,到自己跟前就耍起无赖,小小年纪还学会有两幅嘴脸了。

    周峪白低头看了眼沈逸的领带,想起刚才回头时无意发现沈逸也在会场,高兴的情绪没有维持两秒,就被秦佑辉对他动手动脚的亲昵样子气炸了。

    “让开。”沈逸抬手推了挡在面前的人一把,发现周峪白跟座山似的纹丝不动,像是根本没打算给他让路,“你想干嘛。”

    周峪白没有回答,只是脸色阴沉的吓人。

    沈逸不知道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上前低吼道:“周峪白,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磨磨唧唧的看着他都来气。

    被凶了一顿的周峪白生气的扯过沈逸的领带,把人拉到自己面前,没等沈逸反应过来他这是要干嘛,耳朵就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你发什么疯!”沈逸惊慌的一掌推开周峪白,脸唰的变得通红,耳朵更是红的滴血。

    周峪白还记得耳朵是沈逸最敏感的地方,从前只是对着他耳朵吹气,沈逸就能跳脚炸毛。

    沈逸捂着被周峪白咬的耳朵,已经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结巴道:“你、你是狗啊。”

    被沈逸的小表情给乐到的周峪白心情立马好了不少,“你再跟秦佑辉坐一起说话,我还咬你。”

    跟小孩寻衅斗殴似的撩下句狠话,周峪白扭头打开隔间的门,旁若无人的走了出去。

    沈逸躲在里面不敢出去,他怕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被人撞见,那真是浑身长嘴都说不清了。

    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沈逸才从洗手间出去。

    他刚走回会场,就见到秦佑辉和人握完手朝他走了过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沈逸强装镇定的找了个借口:“抽了根烟。”

    “你没事吧?”秦佑辉发现沈逸的脸色不对,以为他身体不舒服。

    沈逸摇头,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和平时无异:“没事。”

    他的目光不自觉的飘向周峪白的位置,此刻的他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本正经地听着身边的人跟他汇报台上展示过的产品。

    这家伙是口袋吗?这么能装!沈逸心里忍不住腹诽道。

    秦佑辉抬手看了下腕上的表,小声说:“还有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你再坚持一会儿。”

    沈逸:“秦总,我真没事,工作重要。”

    半个小时后,发布会结束。

    会场主办方特意给前来的公司留了足够的交流时间,趁着这个时候,沈逸上前和他们自我介绍。

    可惜个个都是看人的主,对沈逸这个没有任何名头,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新人,都不太愿意搭理。

    秦佑辉和博建廖总正说着话,他刚要介绍沈逸给廖总认识,就见到泽盛集体的周峪白,穿过人群,径直朝沈逸走了过去。

    “这是我的名片。”

    当着会场所有人,周峪白把自己的名片,亲手递到了沈逸面前。

    有了泽盛集团周总主动搭话,沈逸立马感受到了众人齐刷刷的目光朝他扫了过来。

    沈逸没有伸手去接,周峪白就那样保持着递出的动作,一直等着他。

    空气都仿佛带着灼热的温度,周围人的目光更像是黏在他们身上一样,一刻也没有移开。

    在这种情况下,沈逸不得不接了过去,他挤出一丝笑,“多谢周总。”

    秦佑辉见状,赶忙过去为沈逸打圆场,“不好意思周总,沈逸他今天不太舒服,脑子没反应过来。”

    周峪白看也没看秦佑辉,说:“既然人不舒服,秦总就应该让员工早点回去休息。”

    秦佑辉八面玲珑,自是顺着周峪白的话说,“周总说的是,怎么能让员工带病工作呢,沈逸你先回去吧。”

    “……”

    沈逸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好像重病缠身似的严重,不过没有任何话语权的他也只能听话走人了。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难得清白

凤体违和

难得清白笔趣阁

凤体违和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