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和周峪白谈完后, 他表现的比沈逸想象中要成熟冷静,这让沈逸的担心显得有些多余。www.tuzhuwx.com

    第二天出门前他们两人都像是无事发生,吃过早饭也都还像往常一样由周峪白开车送沈逸去了蓝禾。

    沈逸下车前, 只对周峪白说了一句,像是分别后再也不见的感觉, “好好休息,按时吃饭,你是个成年人了……”

    话外音就是提醒他不要耍性子,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应该拎清楚。

    听到这的周峪白并没有回话,沈逸也只当他是在生气,但他相信过不了多久都会好的。

    在这方面他是过来人, 深知时间是治愈一切创伤的最好良药……

    几天后,蓝禾关于华晖的几个投标项目不知为何忽然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不少问题。

    无一例外都是数据上的错漏,而且差的还不是一星半点儿。

    周泽表面上关照沈逸让他负责有关华晖的事,其实就等着他出错,再将此事当做把柄,在公司会议上借机提出换掉蓝禾。

    这对蓝禾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

    蓝禾内部会议上,秦佑辉不相信沈逸会如此糊涂, 可助理从他电脑里查到的资料和错误的数据一模一样。

    “工程部那边不都是核算好了的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余林不能丢掉这份公司,他还要养老家的两个孩子, “所有的文件在提交前,沈组长都会亲自确认……”

    一旁的薛丽狠瞪了他一眼, 心里知道他这摆明是在甩锅给沈逸, 太不厚道了。

    部门另外两个小员工为了饭碗, 也都不说话, 默认余林说的没有错。

    身为组长的沈逸没有辩解,因为余林说的是事实,他高估自己了,一个人精力有限,不管他如何提高警惕的去做事,都难免会出错。

    沈逸起身:“抱歉秦总,是我工作没做好。”他已经做好引咎辞职的准备,但在离开前他想要尽最大能力去补救,“现在还能想什么办法挽回吗?”

    秦佑辉看着沈逸,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你到我办公室来。”

    会议室的其他人这才都松了口气。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秦佑辉的办公室。

    关上门后,秦佑辉表情严肃的看向沈逸,说:“沈青,你应该知道华晖对蓝禾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加重语气:“公司百分之七十的业务都是从华晖手里接的,用行业话讲它就是我们最大的客户,而客户就是上帝。”

    沈逸感到十分抱歉,“秦总,这一次给你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是我的失职。”

    秦佑辉不是傻子,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能看出来事情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周泽点名要把华晖所有的项目交给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太对,你放心这次的事我会调查清楚。”

    沈逸虽然想到了,但他不敢确定,现在听秦佑辉一说,心里也有了底。

    “你的意思是这次的事是有人动了手脚。”

    秦佑辉抱着手臂,认真分析道:“也有可能是华晖自己的人,你跟周泽之间不是认识那么简单吧……”他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虑,说:“你们有仇?”

    沈逸觉得内疚,“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

    秦佑辉不能理解周泽这样损人不利己的行为,轻呵一声:“他就为了对付你,连自己公司的利益也不顾了。”

    那人成熟稳重的外表之下不像这么脑子有病啊。

    沈逸也很无语,夹在周泽和周峪白之间的他只能被动挨打,“他也不是真的想要为难我,只是想赢而已。”

    不甘心的想要对付周峪白,又没有其他突破口,就只能从他这里下手。

    “秦总,你放心,我会找他谈谈的。”虽然沈逸不知道有没有用,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走出办公室,沈逸给周泽打去了电话,明确表示自己想要和他见面聊。

    周泽那边也没跟他磨叽,直接让他去华晖。

    见面后,沈逸打开天窗跟他明说,“泽叔,你和周峪白的事,本就和我没关系,和蓝禾更没有关系。”

    经过万象的事情后,周泽直接不装了,说:“对付一个人就得抓他的软肋,谁叫你倒霉被他惦记上了。”

    “……”

    沈逸想骂人但还在忍住了,毕竟周泽是长辈他人再怎么无耻,自己都不能失了礼数。

    他思忖了一会儿,像是做了决定,“好,我答应你离开兴北市。”

    周泽老奸巨猾的笑道:“沈青,你跟周峪白一起久了,也学得他那一套了。”

    答应的这么爽快,一看就知道没诚意,哄着他玩呢。

    本就打着先糊弄过去的念头,被周泽看穿沈逸也有些没辙,嘴上还只能说着服软的话,“泽叔,你不相信我,那我要怎么做?总不能以死明志吧。”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你只要像你母亲一样说点实话就行了。”

    沈逸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周泽端起茶杯小啜了口,轻飘飘道:“你知道我说的什么?”

    “事情被外面的人知道,对你有什么好处。”沈逸上前一步,握拳抵在他面前的长桌上,“周老爷子知道了,周家不会有你立足之地。”

    周泽无所谓的轻笑,“我一个受害者,还要顾忌他们的脸面不成。”

    他眼里的恨意遮掩不住,“不要我好过,那就谁都别想好过!”

    沈逸说服不了他,转身就要离开,身后传来周泽貌似威胁的话,“别以为从蓝禾离职就能完事,那样你倒霉的日子就才刚开始。”

    遇到疯子一样的人,事情左右都没个好的解决办法,心烦意乱的沈逸打车去到白登路随便找了家酒吧喝酒解闷。

    酒吧是新开的,装潢是时下流行的简约风,沈逸路过时看到不少年轻人往里边去,他下意识觉得这家环境应该很不错。

    进去后果然不Hela出所料,没有吵闹翻天的激烈音乐,L形的吧台位置边都是三三两两贴耳聊天的人。

    沈逸刚走到空位坐下,还没想好点什么,就有人主动上前和他热情的说话,“一杯加冰的威士忌,哥你要喝什么?”

    沈逸回头,和他说话的年轻人熟络的坐在他身边。

    可沈逸根本不认识他,探究的表情像是再说,你谁啊?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看哥你的表情,肯定是不记得我是谁了?”晋炀表情略有失落,就算之前只见过一面,可连个印象都没给人家留下,心里多少是有点不甘的。

    沈逸努力回想了一下,依稀有点熟悉,“你换了造型,没认出来而已。”

    原来是上回给游言帮忙,在工作室俩人一起拍照,最后要给他介绍兼职的模特。

    “哈哈,哥是不是连我名字都忘记了。”晋炀主动再一次做了自我介绍,“晋炀,魏晋南北朝的晋,隋炀帝的炀。”

    “嗯,想起来了。”沈逸点点头,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他。

    晋炀左右看了眼,“哥,你一个人吗?”

    沈逸让调酒师给了他一杯马天尼。

    晋炀很自然的把手机放在吧台上,面向沈逸说道:“我也是一个人出来放松,哥是第一次来吗,之前都没遇到过。”

    “嗯。”沈逸言简意赅的回答了他。

    “我听游言说哥你在建筑公司做事。”沈逸不知道是因为年轻人都健谈,还是晋炀这人性格就是如此。

    “说起来上次的封面照哥你看了没,都说我们拍的那期是最棒的。”

    晋炀拿起手机,把照片点开没有要给沈逸看的意思,而是直接说道:“哥,我加你个微信,把照片发你吧。”

    想到之后很有可能会再次变成失业者,兼职或许能救急,这一次沈逸没有拒绝,他报出了自己手机号。

    “好了,哥你同意一下。”晋炀像是不放心,还特意提醒沈逸通过他的好友添加。

    等到添加成功后晋炀才把手机重新放回了吧台上。

    “哥,你平时会经常到酒吧喝酒吗?”

    “没有,今天路过而已。”

    晋炀笑道:“我想也是。”

    “为什么?”沈逸好奇他一个成年人,难道脑门上写着没有兴趣爱好六个字。

    就在他回头和晋炀说话时,他们座位不远处穿着黑色体恤和白色衬衣的两个年轻男人正旁若无人的在接吻。

    沈逸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口压惊,“这里是?”

    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难怪刚坐下时就觉得哪里怪,原来是没有女客人。

    晋炀淡定道:“gay吧。”

    沈逸揉了揉眉头,疲惫又无力的小声说:“走错了。”

    今天他一整天都没在状态,脑子乱糟糟的,只想着喝一杯解闷。

    “哦。”晋炀撑着头看向沈逸略有窘态的脸,嘴角带笑,“我还以为哥你是。”

    沈逸瞥了他一眼,出言打住了他的想法,“你想多了。”

    晋炀忍住失落,说了句心里话,“真可惜。”刚才看到沈逸的一瞬,他还以为自己有机会。

    “哥不会把我删了吧。”

    沈逸虽然不是那类人,但对于别人的取向他没有任何歧视,“不会。”反正跟自己没有关系。

    但当对象变成周峪白,他就双标的不能接受,就好像自个养大的狗崽被猫勾走了,他要考虑的不止是繁衍后代的问题。

    就在沈逸出神想着其他事时。

    晋炀伸手搂上了沈逸的后腰,贴近他耳语蛊惑道:“哥,要不要跟我试一试。”他姿态放的很低,甚至不介意沈逸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如果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难得清白

凤体违和

难得清白笔趣阁

凤体违和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