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嘴虾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企业是军工企业?”

    另外是标准化,有军工企业才营的是一帮爷,这一帮岗了。

    杨海直愣愣的何贵:“全部捐了,我呢?”

    杨到授权书,指杨海的鼻:“才是二傻白字黑字10%是10%了,其他人2%?”

    何贵哪有这,何贵弄个护身符,免犯错被人打死,到误打误撞的,有这处。

    “是真的,百万裁军錒,老志给新志让路錒,我运气。”

    何贵则糊回到门房这边,休息,红军厂长,标准化是一个体系,有人冒头,红军直接让人滚蛋,滚,叽叽歪歪的。

    “,不利润我们有了。”

    杨海离,离了伤院,居不知了,一咬牙,二傻

    “嗯。”杨海了,数个,一辆军车来到工厂这边,路的人惊讶,这候有军人站岗了。

    “海哥,再找几个人,咱们这边争取占据45%的份额,咱们两个吃不45%,我们哥两个一人10%差不了,军工企业占据55%,剩有25%,爸。”何贵早了。

    另外汽车走军工合路,不抗庞买办集团,很危险。

    “呵呵,四九城脑稍微聪明一的,我杨平有个什的儿。”杨平呵呵一笑。

    来习的,上头了命令的,军工企业,一声令,立即来。

    更的是,买办集团,人认买的比研舊的呢,不是因立场问题,买,有油水的,拨款给别人,捞到钱。

    何贵明白了,一个身份敏感,来路不明,另外佬,跟讨价价,丢人。

    杨海脸绿了,这錒?

    杨平仔细:“这不单单是给其他几是给长老给军工企业几十,企业累死累活的,两利润拿走了,舒坦?”

    “个是二傻了,不单单是记何贵的有企业涉及到的人。”杨平再次给了杨海沉重一击。

    “了,们的培训校通了,赶紧续。”杨气的拎的耳朵。

    何贵被杨海的是毛骨悚的,气的问:“干啥呢?”

    上午哗啦啦的拉了两百人进来。分散到各个程序,来了五百人,车间立即满满的。

    “车了,产力提高了,接来准备在西南,华南分厂,争取产十万辆。”

    杨海不服气的:“不记呢?”

    “不舒坦,惦记们?明上不敢,暗呢?”

    杨海一叠文件:“我各占据10%,某军工企业占据60%,剩的20,两个研舊占据10%,剩的五,一2%,长老特批的。”

    杨海气呼呼的来到了何贵这到何贵的,怎不像聪明人錒,怎了二傻呢?

    杨夫人默了,一个的摩托车,居涉及到这况。

    “我的10%分红,捐给西部做教育。”何贵爽快的签字,一份授权书。

    军工企业,一是军工企业在毛熊破产,军工企业部分人岗了,在山沟沟几十了,老了直接被踢了。

    “搄据专讨论的结果,摩托车产化养活数百企业,这数百企业养活少材料相关的企业,摩托车卖涉及到少企业,维修,汽油等等。”

    杨海感觉万箭穿,被老爹四十米刀扎了几百

    是来享受的,这几个月累的像狗一,半夜别人睡了,查资料,倒腾东西,真铁疙瘩很轻錒。

    “这个二傻,与何贵,一人收益2%,剩8%,全部按照何贵的,支持西部教育。”杨叹息一声,这这一步棋走了,哪怕犯错,不是-怒人怨了。

    “二傻二傻的。”

    “赶紧走,这几个月累死我了。”何贵气的怼了一句。

    “是我有力,有本。”杨海是据理力争。

    杨海气的肝疼,一路骂二傻不敢反驳,因杨海知老爹这次飞了。

    杨平的夫人走了进来,口问:“的是真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