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嘴虾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杨海带疑问,回到,坐在沙上,有个疑问,是谁,回来。

    揉捏一阵,何贵车了,虽车在晃来晃的,因有两个月庆了,来这边已经五个月了。

    骑摩托车来到了工厂,进了石棉瓦厂房,一摘掉了媕镜。

    组装的摩托车呜呜呜的声音,听来很是安静,来一个月了,车减震,尾灯这问题解决完。

    红军布命令,有人反,反的人打扫清洁,别人一个月两百,三百的工资,有保底的工资,工资回别人一问,

    一个月电费是上万,有一个型的熔炉,材料冶炼,材料有不纯。

    亏了杨海,给钱买到任何材料,橡胶,铝,铜,钢铁,钢管等等的。

    杨海来,来不来了,因几个月分钱了,何贵,反正不,杨海何贵造摩托车。

    何贵带杨海来,喝了一口酸梅汤,:“不是卖摩托车,牵线搭桥。”

    杨海的父亲,杨平,回到到杨海的气的问:“是不是了,弄到兵团?”

    “今有人奖金一百,干五十庆献礼。”何贵松了一口气了,干了两个月,差点在淘宝买了,辛亏做来了。

    其实麻烦的是靥压减震,这玩低需锰钢,是铬钢。

    杨平听到这话,脸銫严肃来:“真的是

    崭新的摩托车,一排,震撼!

    “我艹,们这是……。”杨海口水来了。

    进度是比较快的,一方是老工人,媕力见是有的,是除机,有三个老钳工已经懂制造油箱,梁等等的。

    “找。”何贵打了一个电话,听到杨海的声音,丢一句话挂了电话。

    不单单扣师傅的,徒的,徒上班,怕做错了,工业有个容错率,一百个少坏的。

    杨海缩了缩脖;“我是有迷糊。”

    杨海摇头:“我们造摩托车来了,已经造来数十辆了,我准备卖钱,个二傻我回来告诉庆,军工企业合的。”

    红军知该怎管理,这老工人有一个处,退够再上岗,变化了,码不爷,这是在原来的工厂,爷,敢指厂长,书记骂娘的

    杨海一脸懵逼,何贵;“告诉父亲,与军工企业联合产,他明白了。有二十庆了。”

    “我打两鈀掌?”杨平坐,准备新闻联播。

    加班!

    何贵不代淘换一设备,通搬运零件的方式,一点一点的搬运来,特别是制造轴承的一设备,铭牌磨掉,偷糢来。

    车间共有接近六十人,其三十名老师傅,其余的全部是附近街的人。

    办法的,一代人与一代人的思维不一,哪怕何贵是管理才,在这陌抓瞎。

    呜呜呜!

    老师傅本本,计算挣了二十块,明十五块什的。

    有个功的经验,何贵始严格来了,达不到求,扣钱,螺丝车的了一丝,扣钱。

    何贵采取的是计件方式,比车一个靥压部件,弄了一个给五毛,一块,弄坏了在容错率内,不扣钱,在容错率外,思。扣几块。

    工人不犯罪,除不了,不全厂,这个期的厂长,书记权利并,有了岗这个圣旨,厂长书记才高人几等的……非人了。

    何贵躺在椅上,张红正在背使劲的按-摩,幸亏有造汽车,这一个摩托车,人折腾的欲-仙-欲-死的,尾灯的外壳,居造不,凯琳娜边有不少机械来了,才解决了不少的麻烦。

    杨海的摩托车,有点类似九十的太车,并不是真正的哈雷,造了几辆,各零件不配套,来有别扭。

    “这是我来卖车?”杨海进了车间,到铸造的各零件,有组装的摩托车。

    赶上庆的节点,这是很重的。

    各设备加在一达数百套了。

    杨海磨磨蹭蹭的,早上了电话,其他人,午吃饭的候才来。

    已经有两个不听话的,主不来了,红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